中国和United States际贸易易冲突对二国的影响,中国和美利坚联邦合众国际贸易易不平衡的消灭之道_资源新闻_服装工业网

一是提高储蓄率。特朗普政府要正确认识储蓄与贸易之间的关系,贸易问题不能通过关税解决,应该通过制定鼓励储蓄的政策,提高储蓄率,同时削减政府赤字,才有可能实现减少贸易逆差和对海外资本流入的依赖。

一般情形:美国对中国的钢铁和铝征收25%和10%的关税,并执行301调查的关税制裁,即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对美国的水果及制品等120项进口商品加征15%关税,对猪肉及制品等8项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并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

总之,中美贸易的本质,是两国利用各自比较优势进行生产和交换的市场行为,是全球化进程加速了两国间的贸易往来,两大经济体的紧密依存关系已经形成,全球化的大门一旦打开,就难以再关上了。

从产品结构来看,美国对中国主要的出口产品为机械设备、汽车、飞机、大豆,如果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中国也会对上述产品施加关税进行反制。综合来说,对美国宏观经济的影响可能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习近平主席4月10日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宣布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加强同国际经贸规则对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等举措,极大提振了世界对中国持续扩大开放的信心,展示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国际形象。

贸易摩擦对中美经济的影响

美国长期的低储蓄率。美国的文化是提前消费、借钱消费,储蓄率极低,2017年前三季度,美国净储蓄率分别为1.9%、1.7%、2.2%,几乎是全球最低的。在低储蓄率的情况下,必然出现贸易逆差,美国不仅和中国有贸易逆差,和全球102个国家都是贸易逆差。美国贸易逆差是其国内总需求大于总供应的结果,与其国内宏观经济状况有关,这是自身经济结构失衡而不是双边贸易失衡。

第二,终结美国股市“长牛”。美国的资本市场和经济复苏已持续9年多,这次牛市的时间长度仅次于2000年IT泡沫破灭前的那次。目前来看,美国股市的估值总体已经处于高位。按照我们2017年的估算,从1945年到现在,美国股市的估值已经超过了历史上90%的时间。如果美国利率上升过快,对股市影响很大。当然,对中国股市也有影响,但是由于中国老百姓的资产大部分不在股市,而在房地产市场,美国老百姓的资产大多直接或者间接通过401K计划投资在股市中。所以,美国股市的波动对家庭财富的影响可能比中国大。表面上来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远远大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似乎打贸易战中国一定会输,但如果考虑到金融市场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

按照美方统计,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运输设备、机电产品、植物产品和化工产品。运输设备中,航空航天器出口162.7亿美元,增长11.6%;车辆及其零附件出口131.8亿美元,增长19.4%。美国自中国的进口商品以机电产品为主,2017年进口2566.3亿美元,占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50.8%。家具玩具、纺织品及原料和贱金属及制品分别居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的第二、第三和第四位。

中国经济几十年来快速增长,经济体量逼近美国,美国国内产生焦虑情绪。1950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速逐渐放缓,而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经济增速持续提升,最低为6.3%,最高时超过9%,近年来经济增速放缓,但仍在6%以上。

从3月23日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高调挑起中美贸易摩擦,中国迅速做出反制回应,宣布对自美国进口的产品加征关税,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表示,将根据《对外贸易法》相关规定,对美产品采取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对等措施。

短期的政治原因。第一,美国政府温和派逐渐离场,强硬派受到重视。第二,贸易摩擦可能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取得部分政治资本,有利于赢得选民。

中美贸易统计误差

总结来说,中美贸易冲突是一个长期问题,存在一系列深层次原因。但同样需要认识到,中美两国在经济上的互补性也比较强,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更为重要的是,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应该有责任有义务维系全球贸易体系,通过WTO多边框架解决争端。

维持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需要。美元作为国际支付货币,也决定了美国必须要保持比较大的贸易逆差,才能维持美元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全球超过65%的外汇储备是美元储备,全球超过80种货币的汇率与美元挂钩或固定,全球外汇市场近80%的交易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各国都将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金融避险货币和交易结算货币,必然导致美元在海外大量沉淀,美国就不可避免地要面对长期贸易逆差。

“中国制造2025”引起美国的过度警惕。“中国制造2025”实际上是一个纲领性文件,更像一个内部宣传的指导口号,但这种宣传可能夸大了“中国制造2025”的重要性,使美国误认为中国马上就要与美国展开全面竞争,并且是通过美国不能接受的非市场竞争的手段进行竞争。另外,贸易摩擦可能是美国在贸易政策方面对中国战略转变的体现。2017年11月,美国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明确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

实际上,由于中美两国的贸易数据统计口径不同,双方公布的贸易数据有很大差异。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4298亿美元,从美国进口1539亿美元,中美贸易顺差为2758亿美元,这比美国发布的美中贸易逆差数字少了994亿美元,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包括统计差异、转口贸易、服务贸易等。

第三,两国的储蓄率差异较大。凡是储蓄率高的国家,外贸很可能是顺差,例如中国、日本、新加坡。而美国和英国的储蓄率很低,则是逆差。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储蓄率在过去几十年很高,但随着老龄化加剧,家庭储蓄率可能会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22年,中国的储蓄率会从目前45%左右降至42%,我们预测该数字可能会降到35%,因为在接下来的5年、10年甚至20年里,中国老年人口可能大幅度上升,劳动力则是2000年后出生的人口。届时,整个社会的储蓄率会明显下降,中国的外贸顺差也会进一步减少。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甚至有可能变成一个外贸逆差国。

美国常常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高技术产品出口,近年来美国对中国的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越来越多,据报道,美国列入禁止对华出口的商品目录清单达7000页之多,在中国进口的高技术产品中美国的占比越来越低,人为加剧了双方贸易不平衡。

更坏情形:中美贸易战升级,彼此互加关税或者采取其他措施等,假设最终使中国对美国的外贸顺差降低1000亿美元。美国强化对华科技产品出口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科技投资。

北京时间4月16日,韩国媒体《The
Investor》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受正在酝酿中的中美贸易战的影响,韩国两大科技巨头三星和LG可能被迫关闭其在中国的LCD电视机工厂。三星和LG在中国LCD电视工厂生产的40英寸至50英寸电视机被出口到美国市场。由于美国可能向来自中国的电视机产品征收高关税。这两家公司酝酿是否要关闭工厂。目前中美贸易摩擦仍在发酵中。

更好情形:中美双方通过谈判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战。中国加大开放力度,加快开放速度,增加从美国进口,中国投资美国中低端制造业和基础设施,从美国进口更多产品,双方取消关税制裁措施。

中美贸易冲突的解决之道

中美两国制度上存在很大差异。与当年美国在经济上追赶英国或几十年前美日经济的关系不同,美国认为中美两国存在制度性差异,中国的经济体制是政府和国营企业主导的非市场经济。制度上的差异使美国将中国的崛起视作更大的威胁。

从中国角度看,也必须着眼于长远,逐步降低对美国出口市场依赖和减少对美国贸易顺差。一是扩大从美国进口;二是扩大对美国服务业开放,特别是扩大金融服务业开放;三星拓展非美出口市场,将对美出口转向对其他地区出口;四是将一些对美出口的生产加工企业转移到海外,如东南亚和拉美地区,间接出口到美国;五是挖掘内需市场潜力,推动“出口转内销”,让境内消费者享受到价廉物美的出口商品;六是发展“进口替代”产业,减少对高科技产品进口依赖,通过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增强内需对经济增长的驱动作用。多管齐下,稳步推进。

我们对影响中国经济增速的因素进行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高科技产品进口额增长率和实际利用外资增长率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具有显著作用。所以,如果贸易冲突升级,中国难以获得外商直接投资,或难以进口高科技产品,这可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较大。还有一个统计意义上不很显著但系数为负的变量,就是国企占经济的比重,经济学上的意义是,国企占比越高,经济增速越慢。

中美两国经济发展差异性很大,在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分工体系中位置也不同,不能简单粗暴地通过加征关税手段来解决这个复杂问题。

中美贸易失衡的原因

中国在货物贸易方面对美国存在较大顺差,这反映了中美两国企业和消费者的自愿选择,而非政府干预的结果。这种贸易不平衡的根源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这种情形下,扩大进口并加大开放力度将拉动中国消费,也将有效降低中美贸易顺差。其实中国存在从美国进口产品的内在需求。因为中国家庭消费占GDP的比重只有39%,中国消费进口占GDP的比重较低仅为1.3%,而中国游客在海外旅游的购物支出占总支出25%,远高于一般国家15%的平均水平。所以,从中国游客海外旅游商品采购的情况看,对美进口有较大提升空间。

从数据上看,中美贸易存在不平衡。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美国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6359.7亿美元,其中美国对中国出口1303.7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8.4%;美国自中国进口5056.0亿美元,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6%,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3752.3亿美元,同比增长8.1%,贸易失衡情况比较严重。

在这种情形下,美国关税制裁对中国出口和经济影响不大。估计短期拖累中国经济增速约0.1个百分点。

全球化条件下国际分工的不同。过去近40年里,中国承接了来自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成为世界制造中心,大量产品在中国加工组装后再向美国出口。而美国的经济已发展到后工业化时代,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例明显提高,制造业萎缩,进口需求自然大幅增长。虽然服务贸易、技术贸易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大大增加,但货物贸易依是国际贸易的主要内容,约占世界总贸易额的80%。因此,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是全球生产格局演变的必然结果,逆差反映的不是美国整体经济的衰弱,而是美国产业结构变化中制造业的相对萎缩。

美方认为,中美贸易严重失衡。如果只看中美双边贸易,中国确实是美国第一大贸易顺差国,占美国外贸逆差总额的46%,比第二到第九位的八个国家总和还要多。实际上,从多边角度来看,中国经常账户总体是平衡的。数据显示,2007年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从十年前占GDP近10%降至2017年的1.4%,德国的经常账户算差占比远高于中国。可能对于政客来说,很难理解经常账户问题,所以美国只看到中美双边的贸易不平衡。

中国有力还击是必要的,但也要维护稳定大局。面对特朗普的无理挑衅,中国的强硬态度是自然反应,中国提出的对等反制措施也是有礼有节,并未关闭对话谈判的大门,但也不能让这次贸易冲突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战略部署。

第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向中国的产业转移,廉价的劳动力使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对美国、欧洲确实存在外贸顺差,但中国对台湾、韩国和部分原料生产国例如澳大利亚,也存在很大的外贸逆差。由于全球产业链分工使得中国处在产业链的中低端加工制造环节,所以造成了中国对美顺差大,而对全球总体顺差并不大的结果。

三是加强宏观政策协调性。特朗普政府的很多政策目标都是相互矛盾的。比如,未来一段时间,美联储将继续实施加息、缩表和减税政策,这些政策的实施将引发全球资本回流美国,进而导致美元升值,造成更大的贸易逆差,这与特朗普试图降低贸易赤字的目标相背离。

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

2015年,经合组织曾公布过2011年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的不同测算结果,其中,美国公布的中美贸易逆差是2750亿美元,而基于价值增值方法评估的两国逆差为1790亿美元。这一测算结果与中国商务部的数据较为相近。

第一,美元与黄金脱钩但保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国没有很大的外贸逆差或者顺差。因为美元盯住黄金,美国外贸逆差导致货币收缩,从而降低需求和物价,继而抑制出口并推动进口,结果逆差就会减少,这是一种自我纠正的机制。但自从1971年8月美元与黄金脱钩后,除了1975年,美国再也没有过贸易顺差,而贸易逆差越来越大。因为美国货币政策的自由度增高,美联储可以不断印钞票,支持美国继续购买国外货物。

中美贸易不平衡症结

导致中美贸易逆差的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有几点:

二是加大对教育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特朗普一直宣称中国人抢了美国人的工作,损害了美国利益,导致美国人均收入下降等问题,其实美国收入分配状况的恶化是其内部系统出现了问题。教育是改进国民收入最重要的长期性因素,但美国政府近年来对基础教育的支持力度是下降的。另外,多年来美国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欠账太多,设施老化、生活不便等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亟需加大在交通基础设施、移动支付等互联网设施方面的投资力度,提升美国社会的运行效率。

第一,关税增强美国的通胀预期。美联储预期美国的核心PCE到2019年可能会达到2%。在此基础上,若增加关税,有可能会增强美国的通胀预期。进而可能导致美联储加息,不利于美国经济。

再考虑到中国加工贸易在全球对外贸易中占有较高比率,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商品中有相当规模是跨国公司在华投资企业生产的。据中国统计,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61%来自加工贸易,以增加值口径统计的中美贸易顺差,比以总值口径统计的降低44.4%,中美贸易失衡的真实情况,并没有数据显示的那么严重。

如果根据世界银行GDP统计数据估算,从2018年开始,美国GDP平均增速可能为2%,中国GDP平均增速可能为6%,用美元计算的中国GDP总量将在2031年超越美国,从而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从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的增量来看,中国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这可能引起了美国的政客甚至部分民众的焦虑。

美国贸易逆差,是美元所具有的国际货币地位支撑其国内长期的低储蓄率、高赤字率的必然结果。挑起贸易冲突,遏制中国发展,有违一个负责任大国维护国际治理秩序的根本准则。美国应积极调整自身经济结构,以解其困境。

目前特朗普政府增加25%关税的产品主要是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产品。从产品结构来看,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最多的是手机、家具、玩具、服装等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品。所以,目前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在可控范围内,但中国必须考虑,如果美国对中国的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征税,中国该如何应对。

对此,中美双方需要冷静分析两国贸易不平衡的原因,从而采取必要措施,有效阻止冲突升级,探寻解决问题的治本之策。

这种情形下,估计影响中国GDP增速降低0.8%。不过,中国的经济增速依然可以保持在6%左右。

中美贸易冲突仍然充满变数。美国提出的500亿美元的清单要得到落实需要通过法律程序,最终结果有待观察,中美两国有充足的时间回到谈判桌前,化干戈为玉帛。习近平主席向国际社会宣示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决心,特朗普总统也立即发网文评价,中美两国互利共赢的基础仍在,需要双方拿出足够的智慧、体现和解的诚意,妥善化解分歧。(作者徐洪才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研究员,陈妍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美国国内贫富差距加剧。从国家层面来说,美国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是获益的,但从美国国内视角来看,受益更多的是资本家,而中产阶级在全球化过程中是失败者,是利益受损者。美国现有的财富分配方式,造成了巨大的不平等。2016年美国有一本很著名的书《乡下人的悲歌》,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美国中产阶级的失落,但中产阶级为特朗普的选举胜利奠定了较强的群众基础。

1930年胡佛总统为应对美国经济危机,签署了臭名昭着的贸易保护主义法案–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对超过20000种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最高关税比率接近60%。美国宣布提高关税之后,贸易伙伴纷纷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引发惨烈的全球贸易战。从1929年到1933年,受各国纷纷提高关税影响,美国进口降低了66%,出口也降低了61%,全球贸易规模缩减2/3。历史悲剧不应重演,中美双方都应冷静下来,重归对话谈判轨道,通过加强改革、扩大开放,逐步化解贸易不平衡问题。

我们通过三种情景假设估算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