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需要提振企业与消费者信心,经济大恐慌

世界银行预测南非本年经济成长率为1.1%,略优于去年之0.8%,惟仍然远低于南非人口成长率,且完全无法解决失业、贫穷及分配不均等问题,及增加政府财政收入,以提供政府进行建设所需资金。

投行摩根史坦利17日发表报告指出,当前全球经济情势与1930年代发生的“经济大恐慌”高度雷同,且各国财金当局正在重蹈覆辙。大摩警告,财金当局不应过早、过度紧缩货币及财政政策,更应扩张公共支出,以避免重演经济衰退与通货紧缩的悲剧。  大摩香港经济学家团队的报告指出,“目前与1930年代最重要的相似之处,在于金融震撼与负债相对偏高,改变民间的风险态度,并促使他们修补财务状况”。企业窖藏钜额现金,使经济成长低迷,通膨预期下降,且各国政府不愿扩大公共支出。投资人偏好安全资产,公债殖利率相继沦为负数。  报告说,“1936到1937年时美国太早且过度紧缩,导致经济景气二度滑落,于1938年陷入衰退及通缩。这与当前的经济周期相当类似”。  世界银行本月已下修全球成长展望,将今年全球国内生产毛额(GDP)预估成长率由2.9%,下修到2.4%,与去年相同。大摩指出,美国联准会去年12月过早升息,是美国最近经济成长减缓的主因。  大摩指出,全球经济要避免再度陷入下降循环,各国政府必须加速行动;“当货币政策依然宽松之际,积极扩张财政支出将能创造良性循环,即企业增加投资,持续创造就业及所得成长”,不能再只靠央行的宽松政策。

世界银行并预估非洲本年经济成长率为3.3%及全球平均经济成长率为3.1%。南非要脱离落后全球及非洲经济成长困境唯有增加投资,扩增厂房及机械设备存量,俾提供足以支撑经济活动高度发展所需要之基础建设能量。在此过程中,将可透过改善教育及提升劳工技术水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这种改变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惟短期内,倘政府采行正确政策,可以改善经济成长。

南非消费支出占GDP之比重为60%,惟只要家庭所得停滞成长,将造成GDP成长有限。过去10年来南非经济成长缓慢,致使就业创造低落,及薪资成长缓慢,仅略高于通货膨胀率。政府税收不足,增税可能进一步限制家庭可支配所得成长。许多债务严重之家庭仅能获得有限之纾困措施,由于通膨已经下降,本年应可降低利率水准。

占GDP比重第2位之政府支出在过去几年来不见成长,政府反而必须重新排定各项支出之优先顺序,并为预算外之高等教育支出成长另寻财源。因此,为使南非经济进一步成长,似乎必须仰赖投资及出口。全球经济情势复兴,有助南非增加出口。大宗商品原物料需求上涨促使价格提高,业者扩大生产出口产品。另因多数国营企业财务不健全,无法增加贷款融资,因此投资成长唯有依赖私部门进行。

倘投资人对南非未来长期经济之信心改善,有助私部门投资及出口成长。执政党ANC新任领导人已经意识到重建民众信心及促进经济成长具有迫切需要性,政府必须即刻采行果断政策及行动,包括对治理不佳之国营企业进行改革,否则将来恐需要政府提供纾困援助。

南非国税局必须改善收税效能,及政府必须更有效使用目前各项基金等。另政府与矿业部门之诉讼僵局需要打开,否则南非矿业无法利用全球大宗商品原物料价格提高之时机扩大产出增加出口。投资人殷殷期盼政府采行有利之政策,政府必须迅速采行良好政策回应业界需要。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